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回眸 >>文史资料 > 稿件
难忘的会见

  我早年参加辛亥革命中的蕲州起义,后跟随中山先生,任随从秘书12年。国共合作时期,我与许多著名的共产党人如周恩来、董必武等有过接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里我只讲讲我在南京梅园新村同周总理、董老一次会见时,受到他俩亲切关怀的情景。

  1946年10月,我从上海到南京。当时,蒋介石集团一面与共产党举行谈判,一面依靠美国的支持,?#26757;?#26426;、军舰把大批军队运到内战前线,准备发动内战。因此,我决定到南京中共代表团办事处向周总理、董老汇报我在上海联系各民主党派反对蒋介石发动内战的情况。但是,梅园新村30号是不能随便进出的。蒋介石规定国民党方面的人中只有张治中、邵力?#21360;?#31456;士钊?#20219;?#20154;?#23665;?#21435;。在中共代表团住地周围不到100米的范围内,国民党反动派设立了十多个特务据点(这里面有中统、军统的联合指挥所,有特刑庭的侦讯室),前后左?#19968;?#35270;耽耽地对代表团及过往行人进行严密监?#21360;?#29305;务专用的摩托车、吉普车、小汽车停在附近的街头巷尾,随时准备跟踪盯梢。化装成摊販、算卦先生的特务,也日以继夜地在周围转来转去。我考虑到时间紧迫,加上求见心切,顾不得个人的?#21442;#?#23601;化装成一个?#21453;?#30772;草帽,身穿土布服的老农民,绕道躲过特务的监视,进了梅园新村30号。

  一位青年将我引进了会客室,他对我说:“周团长、董副团长正在开重要会议,我现在去传达一下。”我看见中间的桌子上放着一碗晶莹的雨花石,便低?#33539;?#35814;起来。“老田!”我听到这熟悉的呼喊声,猛抬头见周总理、董老已站在我的面前,他们热情地和我握?#27835;?#22909;。我与他们两位自1926年在武汉分手后,已多年不见,这?#20301;?#31348;重逢,大家都倍觉亲切。他们关切地询问了我的生活情况,我一一作了回答。接着,我便向他们汇报了上海各民主党派反对蒋介石打内战的斗争情况,他们认真地听了之后,指示我回上海后要在各民主党派中揭露蒋介石扩大内战的阴谋,宣传共产党的正确主张,进一步做好统战工作。尔后,周总理、董老就为我如何出梅园之事担心起来。周总理情真意切地对我说:“你这样出去很危险。这样吧,你在这里休息半小时,待我们会议结束后好好地想想办法,把你安全送出。”说完便走进会议室。我为了不给他们添麻烦,便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梅园新村。

  为了避开特务,我绕道走着,直到天黑才回到了住处。当我推开门时,便见地上有一封信,拆开一看,上面用苍劲?#36763;?#30340;笔迹写着:“刚才到你处,不见你归来,很是不安。明天下午3时我再来看望你,希保重!董必武。”见此信后,我内心难以平静。为了我的安全,董老还专程来我处探望。我的生命?#21442;?#30495;是系党心呵!第二天,董老果?#25381;?#26469;了,当我见到他时不由得十?#25351;?#28608;。我知道当时中共代表团的汽车或工作人员只要一出来,立即就有特务尾随盯梢,而董?#20808;?#19981;顾个人?#21442;#?#27589;然两次来我处,共产党对我真是义重如山,情深如海啊!董老对我讲,昨天我离去后,周总理和他都急?#31859;?#31435;不安,他马上来到了我的住处。见我未回,便写了这封信塞进门缝。董老还告诉我,为避免特务对我的加害,今天他在离我住处很远的地方就下了车,?#35762;?#26469;到我处。共产党考虑得多么周到!临别时,我的热泪禁不住夺眶而出。董老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意味深长地说:“我们相见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作者:田桓 )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急速赛车9 山东11选5荐胆如何购买 最快的nba比分直播 云南11选5怎么追号 吉林十一选五一定 深圳风采福利彩票开奖 平码5块中一个多少钱 双色球历史上080开奖 意甲教母乐视体育 亚洲冰球联赛 安徽快3遗漏号 时时彩app制作 28彩票骗局 彩票论坛网 盐城鸿运麻将机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