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回眸 >>文史资料 > 稿件
在探索新生活的道路上前进

  一、解放军露宿马路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

  解放前夕,我是国民党上海市工务局副局长,自认为是一个技术人员,不卷入政治漩涡,对共产党的情况很少了解。因此,对如何迎接上海解放,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疑虑。后来,耳闻目睹和亲身经历的许多事实,使我的疑虑逐步消除。

  1949年5月24日夜,开始炮声不绝,午夜后逐渐稀少。25日晨我得到消息,上海苏州河以南地区已经解放。我抱着探索新的生活道路的心情,约了侯砚圃(原工务局专员)、陆槐清等同事,一同去汉口路旧市政府。沿途看见解放军战士有的在站岗,有的露宿在人行道水泥板上。这对我的心灵震动很大。解放军纪律这样严明,对人民如此秋毫无犯,历史上那有这样好的军队!旧军队欺压老百姓,强占民房,买物不付钱等丑恶形象在我脑海中浮现,这是多么鲜明的?#21592;齲?#23427;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使我受到很深刻的教育。一路上,不时听到国民党散兵在隐蔽处打冷枪,我们沿着路旁屋檐下行走?#21592;?#23433;全。到了旧市政府大厦附近,望见屋顶上高高升起了白旗。这标志着国民党反动派在上海统治的结束,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革命在上海的胜利,多么激动人心!

  二、陈毅市长的?#19981;?#26159;我的座右铭

  我们一行来到旧市府大厦以后,见到了赵祖康局长(此时他已是国民党上海市代理市长),他很高兴。解放前夕,赵祖康同志曾关照过我,要我照常工作,以安定人心。旧工务局的同事看到我们都不离开岗位,心里也坦然了。所以当赵祖康同志见到我以后,立即要我回到局里照料。我回局后立即通知各单位赶造移交清册,并保管好档?#28014;?#36130;物、车辆、机具材料等,准备办理移交,同时日常工作照旧进行。

  5月2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正式成立。我接到通知,陈毅市长召集旧市府各局原负责人到会议室开会,并亲自对我们这些人?#19981;啊?#20107;隔那么多年,陈市长的原话我已记不清了,但其中有一段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对我以后的思想和工作发生了重大影响。他说,历史是无情的,国民党脱离人民,压迫人民,必然会被历史的车轮所碾碎,几百万美式武器装备的军队也无济于事,落得个彻?#36164;?#36133;的下场,这就是历史的客观规律。他要求我们加强学习,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提高为人民服务的本领。30多年来,我一直把这几句话奉为座右铭,时刻以此自勉。

  三、军管会干部对我的帮助和支持

  不久,?#19968;?#24713;军管会即将派军代表来接管旧工务局。一天,沟渠处的侯仁民同志陪同军管会派来的郝一军同志和我见面,交谈后知道军管会?#24459;?#26377;工务处,派郝一军同志为处长,侯仁民同志为副处长,接管旧工务局。我当时就请他们在旧工务局局长室办公,并且说移交清册都已造好,希望约期派员接管。郝一军同志说,今天我们见见面,大家认识一下,好在以后都在一起,许多事可以商量着办,要我另外安排一间房间作为工务处的办公室。我简单地向他们介绍了!日工务局的组织机构和工作情况,他让我转告全体职工,大家安下心来,照常工作。

  我认识到业务要继续维持,但旧工务局不能正式行文,就向郝一军同志提出机构如何运行,文件如何签发的问题。他表示!日工务局的组织机构暂维原状,内部仍要我负责,对外行文由我在稿件上签字后,送军管会工务处核发。还说他派人进局工作时,先介绍与我相识。我听了这些话,深深感到共产党员待人诚恳,对我完全信任。这种做法,简单明了,既安定了人心,也保证了业务的正常进行。

  有一次,郝一军同志找我谈起营造管理问题。我说,旧工务局是依据颁布的一套营造管理的详细规定办理的,在申请营造执照的?#20013;?#19978;,看来目前还是适用的,只是有些?#38468;?#20540;得研究。郝一军同?#23616;?#20986;,这个规定将来肯定要修改,但一下?#26377;?#25913;不出来,仍要暂时沿用。于是决定由军管会工务处登报公布原有的营造规定,?#21592;?#26377;章可循,免得引起管理上的混乱。至于一些?#38468;?#38382;题,可以根据情况,从有利于群众出发,适当灵活运用。我深感郝一军同志考虑问题十?#31181;?#21040;,也是对我的工作的支持。

  军管会工务处随后来了徐鸣同志,并派了几位同志参加局和附属单位的工作。我同他们相处比?#20808;?#27965;,诸事互相通气,商量着办。局里的日常业务会议由我主持,徐鸣同志参?#21360;?#26377;次,我征求他对我主持开会的意见。他说,我在会上的结论基本上是对的,但有些议题还没有充分展开讨论就作出决定,未免太快,影响大家发表意见。这真是对症下药,使我及时得到帮助。

  四、参与国防工程施工

  1949年9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工务局成立,赵祖康同志奉派为局长,汪季琦同志为副局长,我继续担任副局长。

  10月1日,?#19968;?#30528;极其兴奋的心情,参加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盛会。不久,市公安局交通处田处长到工务局来联系修筑龙华飞机场的事,赵祖康同志派我接见,并予以协助。当时解放不久,水泥等建筑材料缺乏,我了解到在这里降落的飞机是比较轻型的,就大胆设想加厚跑道基层厚度,相应地减薄水泥面层。我的这个建议被采纳了,并让我从局里组织技术力量,指导施工,顺利完成了任务。1950年“二六”轰炸后,人民空军要求扩建跑道,有一?#38395;?#36947;被炸后下沉,我考虑到时间紧迫,提出在已下沉的跑道上加厚水泥路面,采取切实有效的技术措施,?#21592;?#35777;新老水泥层的牢?#25506;岷希?#36825;个意见得到空军同意,仍由工务局派技术力量指导施工,迅速完成了任务。接下来空军要新修虹桥机场,改建江湾和大场机场,派了后勤部肖副部长主持,工务局仍去协助。对于这样重要的国防工程,肖副部长不但信任我们,让我们放手干,而且在施工中遇到困难也大力帮助解决。在工程问题上我们都坦率交谈,他对我?#20146;?#24037;地技术人员的生活也很关心,使大家感到温暖。

作者:徐以枋 )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