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參政議政 >>社情民意 > 稿件
關于研究制定醫療賠償具體標準的建議
2017年04月05日

  宋亞香(民革黨員,第十人民醫院副主任醫師)反映,日前,醫鬧糾紛導致的醫療賠償數額越來越大,已經影響到諸多醫院的正常運行,亟待引起重視。主要問題是:

  1.變相導致“看病貴”。目前,各地醫院通常按照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的規定進行賠償,賠償內容包括:醫療費、護理費、誤工費、交通費、殘疾用具費等等,名目繁多,若按此計算,若不對賠償金額進行合理的上限封頂,會導致醫院的醫療成本加大,從而變相地造成“看病貴”,同時因害怕擔責風險導致醫療機構間疑難重癥病人的推諉,影響高難度高風險醫療技術的開展,變相地造成看病難。

  2.“防衛性”醫療費用大幅增加。現實訴訟過程中,由于患方舉證醫方的過錯存在一定困難,醫方常被要求提供證據證明自己的無過錯,從而在日常醫療行為中開展大量甚至過度的“不以盈利為目”的檢查,以保留各種有利證據,避免在醫患糾紛中輸官司。同時,為提高安全系數,盡量避免接收高風險病人。這對于整個國家醫療費用的增加是不可低估的重要因素之一。目前,官方雖沒有對該費用進行具體統計,但按臨床實際診治情況粗略估計,這種性質的檢查至少占患者總檢查中5%-10%。

  3.導致醫護人才大量流失。目前,醫療安全嚴峻形勢的惡果已經有所顯現,特別是婦產科、兒科、急診科等高風險科室的醫師大量流失。如不能保障醫護人員良好的安全的執業環境,真正受害的是依然是百姓。

  為此,建議制定醫療責任賠償標準。重點考慮因素有:

  1.考慮患者個人因素。受傷害的主體是有疾病的人,由于患者本身體質不一、病情復雜、變化多樣傷害發生在醫療過程中,在定義醫療糾紛過錯和制定賠償金額時,須基于病患的個體因素。

  2.考慮醫療行為特點。醫務人員對新技術開展、新藥的應用有一個摸索試驗的過程,進而增加了醫療結果不可知性。另外,檢查、手術、藥物等醫療行為本身也具有高風險,都可能發生危害人體的健康或生命。因此,在確定賠償費用數額時需進行多方綜合評估,絕不能等同于交通事故等其他賠償。

  3.明確限額賠償原則。醫療機構基本上是自收自支的事業單位,如果負損害賠償責任超過其負擔能力,必然要轉嫁到全體患者身上,必須避免因保證部分患者權益的天價賠償損害了大多數群體患者的切身權益。對此,國外已有先例,如美國在2003年眾議院通過醫療責任改革法案,明確在醫療事故案中,限制了非經濟性損害索賠上限。其中,加州的醫療事故的非財產損害賠償的上限為25 萬美元。考慮到中國實際,建議目前最高限額賠償可定為100萬人民幣。

來源:民革上海市委調研部 )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