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黨員風采 > 稿件
高小玫:一顆不變的赤子心

  12月24日,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京閉幕,民革上海市委會主委高小玫當選為民革第十三屆中央委員會副主席。從一名科技工作者到黨派中央領導,高小玫走過的,是一條充滿轉折與挑戰的道路。

  高小玫,女,漢族,1961年3月生,陜西渭南人,1988年2月加入民革,1982年8月參加工作,北京科技大學金屬材料及熱處理專業畢業,研究生學歷,工學博士學位,教授級高級工程師。現任民革中央副主席,民革上海市委員會主任委員,全國政協常務委員,上海市政協副主席,上海市科學技術協會副主席。

  1987年的秋天,浙江某地一處安靜的院落。時任民革陜西省委會副主委的高凌云老人,在夕陽下安靜地打太極拳。26歲的女兒高小玫在一邊陪伴著他。

  日影西斜,萬籟俱寂。看著日漸蒼老的父親,高小玫心中突然涌出一股難言的情愫——“我覺得他很孤獨。我想給他一種支撐。”20多年后,高小玫回憶起那天的情形,這樣解釋道。于是,她對父親說:“我加入你們民革吧!”

  父親停下動作,認真地看著女兒。在確定了女兒這是由心底而生的想法時,老人欣慰地說:“挺好的,民革現在需要你這樣的人。”當時的高小玫,剛剛結束研究生的學業,拿到了那時十分難得的碩士學位,屬于名副其實的高級知識分子。

  返回上海幾個月后,高小玫在時任民革上海市委會副主委李贛駒的引介下,開始了她的民革人生。

  民革為我打開了一扇門

  高小玫的祖父和父親,都曾是國民黨愛國將領。祖父高雙成,早年參加同盟會,曾經是國民黨86師師長,后任22軍軍長、晉陜綏邊區副總司令、陜北警備司令。抗日戰爭時期,他以大局為重,與延安根據地友善為鄰,深得中共好評。1942年朱德視察綏德時,稱他是有正義感的軍人,敢于同共產黨合作共事;1945年他病逝時,毛澤東指示以陜甘寧邊區參議會、邊區政府、八路軍后方留守處名義致祭吊唁,送挽聯稱:“練兵親勤,驅逐倭寇著功名;救國友誼,傳來訃報悼善鄰。”

  父親高凌云,曾在國民黨22軍任職團長。1949年1月,高凌云率部在陜西榆林起義,加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曾任西北軍區獨立二師師長。新中國成立后,歷任榆林軍分區副司令員、西北軍區司令部參議,后轉任陜西省水利廳副廳長、農林機械局和機械工業局副局長,以及陜西省政協副主席、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等職。他是民革第六、第七屆中央委員以及陜西省委第四至六屆副主委、第七屆主委。

  因為這樣的背景,別人都說,高小玫是“名門之后”。這話原也不假,但她自己,卻從來沒有什么出身“名門”的“傲嬌”。三十年間,從人文厚重的西北到日新月異的江南,從普通科技工作者到地方黨派領導,她一步一個腳印,腳不停歇地奔走著、忙碌著,服務著她所從屬的組織,經營著她所熱愛的事業。

  1982年,高小玫畢業于西安交通大學,學的是金屬材料學。第二年,她考上了北京鋼鐵學院的碩士研究生(后又讀取了北京科技大學金屬材料專業的博士學位)。3年后,碩士畢業的她在上海鋼鐵研究所,進入了材料的基礎應用研究領域。

  1988年春節前后,高小玫參加了民革市委組織的新黨員學習會,成為當時上海市吳淞區的一名民革黨員。

  高小玫對組織的熱情,卻是一點一點被點燃的。“一開始的時候,作為一個新人,也因為本職工作的忙碌,我只是按例參加一些會議和活動,盡著一個普通民革黨員的義務。”可是,既有民革淵源,又是高級知識分子,有能力,肯付出,這樣的“苗子”,民革的老領導們豈肯“放過”?

  很快,在領導和同志們的推舉下,高小玫從一個基層黨員成為了區委委員,以后又成為寶山區人大代表、常委,并參加了寶山區青年聯合會,任副主席職務。1992年,她以黨員代表的身份,參加了民革上海市第八次代表大會,1996年當選為民革寶山區委副主委。

  在這幾年中,她的角色在不斷地轉變。比如她人大代表的第一個議案,做的是關于上海外來人口租種農地的課題,這與她的專業風馬牛不相及,她卻做得津津有味。用她自己的話說,她已經逐漸地“把目光從顯微鏡下納米級別的微觀世界中拾起來,看向身邊更加豐富多彩的社會生活了”。

  可能連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她的人生,正因此而面臨著巨大的轉折。

  光有意識不行,還得有能力

  1998年底,她收到了一個意外的通知:相關部門要來對她進行約談考察,想把她調到上海市經委工作。

  先不說工作環境上的改變。在那時候人們普遍的觀念里,只有數理化才是真學問,文史哲,以及相關的行業,都算不得真的事業。高小玫已經在科研領域奮斗多年,要她離開專注多年的研究事業轉行,還真需要點勇氣。

  轉變并非不可。但轉變過后,必須有一個真正的舞臺——她可不想去混日子。

  與當時在政府部門工作的丈夫商議之后,她慢慢理出了自己的思路。“當時,國家的各個行業都面臨著從傳統管理方式向現代管理方式的轉變。國家需要科學的管理和管理者。這也是一種事業,也是一種學問。”她很快下定了決心,“盡管不懂,但值得去做。”

  “我覺得這件事是值得我投入的。我會把它當成一個事業來做。”對找她談話的工業黨委領導,她這樣說。

  沒工夫理會環境、人事的變化,她首先要補上的,是知識。“隔行如隔山。盡管自己整天研究金屬材料,但那時候,我對于金屬行業在社會經濟中到底是什么地位完全沒有概念。”產業、行業、經濟、社會、管理……要學的太多了。她腦子里每天都塞滿各種各樣的額外難題,工作中也留心向同事們學習業務,抓住學習培訓機會惡補經濟管理知識,還利用當時并不普及的互聯網和各類書報,關注相關的時事。

  留給她的過渡時間不多,卻并沒有耽誤她迅速進入角色。

  有的人,會因環境改變的壓力而改變初衷;有的人,卻會使變化的環境更契合自己的理想。高小玫無疑是后一種人。在新的崗位上,她調整狀態,心無旁騖地實踐著自己的理念與追求。

  在上海市經委,高小玫先后就任過科技處、稀土辦、投資與技改處的職務。幾年下來,對于行業、市場、經濟,都有了深刻的認知。2002年,高小玫就任上海建材集團總公司總工程師,開始獨當一面,4年里,她用許多與可持續、循環經濟相關的項目,回報了信任她的領導和同事。

  2006年,高小玫調任上海市知識產權局副局長。這又是一個全新的領域。當時,中國的知識產權工作剛剛起步,大家提到的更多是樹立意識;但是在實際操作中,光有意識是不行的,必須有能力。雖然是個新人,高小玫很快意識到了知識產權在中國經濟發展大潮中的戰略地位,也感覺到了自己肩膀上的責任。

  2008年,她抓住機遇,組織籌建了上海知識產權援助中心;上海的知識產權中介機構和知識產權執法工作等,也在她的任內得以推進……這些實實在在的工作內容,為她在知識產權局短短幾年的工作生涯填上了濃重的色彩,也讓她收獲了新的知識、經驗和視野。

  正如她對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所期待的那樣,一個人要做成事,也必須“意識”和“能力”兼具;而此時的高小玫,正值人生中的黃金歲月,亦經歷了多重的積淀,更大的責任,正等待著她。

  做有意義、有價值、值得去做的事

  2017年9月底,《解放日報》等媒體刊登了《習近平在上海》系列報道,其中有這樣一段內容:

  2007年4月,在上海市第九次黨代會召開之前,時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習近平聽取各界對黨代會報告的意見。履新不久的民革上海市委會主委高小玫,在看到報告第四部分關于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的表述時提出建議:黨代會的報告里,應該有“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的語句。習近平在會上第一個就回應了高小玫的意見。后來,大家拿到正式的黨代會報告,第四部分第一句話就是“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

  對于剛剛接任黨派領導的高小玫而言,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鼓舞。

  上任之前,高小玫對即將開始的工作,并沒有十足的把握。民主黨派,真的能干成什么事情嗎?比如,都說參政議政是民主黨派的主要職能之一,可在她長期工作的政府部門,她曾看到過一些黨派的提案,因了解情況較少,提的建議并不對路,以至于常有人說:“黨派啊,他們不懂的。”這些話,她都記在心里,并引以為戒。

  不過,在深入了解了改革開放以來多黨合作制度的發展進程之后,她有了新的認識:“在我國的政治制度框架下,黨派是可以用參政議政等方式為社會作貢獻的。在這一點上,黨派決不可妄自菲薄。”當了主委以后,她更堅定了這一點,在與班子成員溝通時也多次強調:我們積極履職,不是為了評比,而是為了去做“有意義、有價值、值得去做的事”。

  這種信念,體現在她如何增強組織力量的戰略性思考上。

  如何組織、發揮好各方力量,始終是縈繞在高小玫心中的一個重要課題。為此,她強調要研究上海民革的特點和需要,將組織發展與履職工作相結合,揚長補短,精建隊伍。她剛上任時,上海民革只有4000多名黨員,如今這個數字已經超過6400,黨員年齡、學歷結構更是大大優化,尤其在社會、法律等重點領域,近年來引進了許多優秀人才。

  她強調要搭建各種平臺,充分發揮黨內同志的作用。如今,市委會有更多的黨員得到黨內、黨外掛職鍛煉,有了更完善的專委會工作機構,有了更多的立項課題讓黨員們參與。高小玫熟悉黨內每一位在參政議政、社會服務等領域作出貢獻的黨員,她經常隨口點出一些年輕黨員的名字,并歷數他們的工作業績……

  她也看重民革組織與社會專業力量的聯合,“借助外腦”。在她的直接推動下,民革上海市委會已經先后與上海市律師協會、上海社科院法學研究所等簽訂合作協議,共同調研、做課題。在這種模式之下,“政府法律顧問制度”等對政府決策起到了實際推動作用的提案相繼出臺。

  這種信念,也體現在她對民革各項履職工作的具體要求上。

  比如參政議政。高小玫認為,參政議政是民主黨派成員的責任,是必須要做、必須做好的事情。她就任主委后,把市委會機關的“研究室”改成了“調研部”,強調了“參政議政工作的研究與落實”。此后,各專委會、基層組織參與參政議政有了更完備的制度,市委會與社科院、律協等外部力量有了深度合作,市委會在經濟、社會、法制、文化等領域的許多建言得獲落地實施,市委會的社情民意信息工作,也逐漸在全國民革組織中名列前茅,并將這項優勢保持至今。

  再如祖統工作。近年來兩岸形式風云變幻,作為以促進祖國統一工作為特色的民主黨派,民革應該如何適應形勢、發揮作用?高小玫重視推動兩岸民間深層次交往,特別是與臺灣青年人的交流,推動民革市委以臺生暑期實習、青年論壇等形式開展探索。2016、2017年兩期臺生暑期實習活動的結業式,她都參加了。面對臺生,她會殷切地叮囑:上海民革,就是你們的“第二個家”……

  以專業精神履行職責

  高小玫是在擔任民革上海市委會主委的次年當選上海市政協副主席的。此前,她先后擔任過區人大代表、市人大代表、全國人大代表、市政協委員、全國政協委員,并在此后成為全國政協常委。

  高小玫笑稱,她已經差不多把人大和政協的職務“做了個遍”。到如今,她已經有了二三十年的履職經歷,也提出過不少有價值、有影響的建言。怎樣做好建言履職?“在調研的過程中不斷思考,力求把問題想深想透。”一次接受媒體采訪時,她這樣總結道。

  “想深想透”,意味著履職過程必須有專業化知識和深入調研的支撐。這需要的,是一種嚴謹求實的專業精神。而高小玫準備的提案,往往專業性極強:食品安全問題,國資經營預算,不動產登記制度……自然,這些提案的背后也少不了各領域專家們的支持,金可可、劉小兵等民革黨內專家都曾在高小玫的“高參”之列。

  專業是一種力量。由專業精神產生出來的成果,自然不同凡響:2013年全國“兩會”,高小玫一口氣遞交了三份關于食品安全的提案,3個月后《食品安全法》修訂正式啟動,最終的修改內容在高小玫的提案中都有涉及;她力推的關于政府法律顧問制度的提案,被上海市政協列入2014年度重點督辦,直接推動了上海政府法律顧問制度相關文件的出臺; 2016年她提交的社情民意《十三五規劃中重視上海臨空經濟區建設》,獲十二屆上海市政協優秀社情民意信息獎; 2017年,她領銜民革上海市委與民革中央婦青會合作的關于校園欺凌的課題,指導完成《關于完善校園欺凌防范和治理機制》提案,獲十二屆全國政協優秀提案獎。

  作為上海市政協副主席,高小玫負責聯系政協社會、法制、經濟等領域的工作。如何讓人民政協在這些領域中更好地發揮民主協商職能?高小玫在不斷地探索、思考著。有兩項工作,是她最為推崇和贊賞,并“欣慰于直接參與其中”的——

  一項是“立法協商”,上海市政協與上海市政府法制辦合作,每有一項行政法規醞釀,就邀請政協委員中的法律專家提出意見,這些意見專業而又實用,接受意見的單位拍手叫好。另一項是“預算編制協商”,委員們在預算編制過程中、而不是預算發布之后參與協商,這也是一個全新的做法。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協商民主是實現黨的領導的重要方式,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要推動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統籌,保證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有廣泛持續深入參與的權利。”高小玫認為,“上海政協的這些探索,正是基于政協的協商職能,正是為了找到‘社會意愿的最大公約數’。”

  “找到社會意愿的最大公約數”——對高小玫來說,這不僅僅是她作為政協官員的一個希望,更是她作為黨派領導的一個期盼。上海從2016年開始探索的黨派專項監督工作,使高小玫的期盼又多了一個現實的渠道。她對這項工作寄予厚望,親自審定工作方案和人員構成,要求“全方位地摸索、做好民主監督工作”;她率領調研組下社區、跑基層,以求“探出問題、歸出根源,提出整改建議”;她多次與相關地方黨政領導面對面懇切交流,以極大的誠意,推動這個多黨合作制度新探索的開展……

  無論是多年前調任政府部門時的毅然決然,還是調任建材集團時的滿腔熱忱,抑或就任民革主委時的倉促不安,高小玫一直堅守的,是她內心深處那股恐怕辜負了時光的認真勁兒,那份不肯敷衍了事的責任感。

  是的,地位在變,職責在變,不變的,正是她那顆對待人民、對待事業的赤子之心。

來源:民革上海市委會 )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