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回眸 >>歷史人物 > 稿件
“無公則無民國,有史必有斯人”
2016年11月24日

紀念黃興逝世100周年

  今年是中國民主革命家黃興先生逝世100周年,我們至今仍緬懷這位為中華民族獨立解放奮斗一生的先賢。

  黃興不僅是一位偉大的愛國者、革命家,而且也是一位杰出的軍事戰略家。黃興早年深受太平天國起義的影響和中法戰爭馬江海戰清軍失利的剌激,萌發了關心時勢和探求救國救民的志趣。進入兩湖書院后,開始接觸西方資產階級政治學說,粗知世界大勢,思想和學識有了飛躍的進步。唐才常自起義失敗后,黃興認識到勤王保皇并不能救國,開始傾向反清革命。

  1902年赴日留學,是黃興人生的轉折點。在東京弘文學院留學期間,他對清朝的腐朽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對西方、日本圖謀侵吞中國的野心感到憂心忡忡。由于意識到學習文化知識固然重要,但軍事知識對救國似乎更重要,他因此十分留意軍事。一有空,就參觀日本士官聯隊,觀看日軍操演,聽日本軍官講授軍事韜略,到神樂坂武術會學習射擊。在留學期間,他結識了一大批愛國志士,并積極投入留學生發動的拒俄運動,反對沙俄強占中國東北。回國后,于1904年與章士釗等十多人秘密成立了反清革命團體華興會,被舉為會長。華興會雖規定了“撲滅滿清”的反清革命宗旨,但同時提出了先“雄據一省與各省紛起”的革命斗爭策略。華興會成立后,黃興又成立了黃漢會和同仇會,聯絡湖南的武備學堂學生、新軍,爭取湖南的會黨“哥老會”,計劃以武備學堂學生、新軍為主、會黨為輔,發動瀏陽、醴陵、衡陽、岳陽、常德、寶慶響應,集中全力攻下長沙,一舉奪取湖南。同時又派遣宋教仁、胡瑛負責聯絡武漢三鎮新軍;派陳天華、姚洪業前往江西游說巡防統領廖某,勸其響應革命;又派章士釗、楊篤生、周維楨等擔任上海、南京、四川方面的聯絡工作,并設愛國協會于上海,作為華興會的外圍組織。而黃興本人則往來于湘鄂等地,負責指揮調度,統籌全局。華興會計劃中的起義后來雖告流產,但這一起義計劃具有極高的軍事價值和歷史意義,它充分展現了黃興杰出的軍事才能。后來的歷史事實證明黃興這一行動計劃是正確的。

  黃興是一位品德高尚、為人極為厚重的人,在此后黃興與孫中山的合作中,黃興從未將自己的這一想法去說服和改變孫中山的“先西南邊省,再向長江、中原推進”,最后奪取北京的斗爭方略。實際上,孫中山的“這種東一沖西一擊的斗爭方法,總是不能奏效。”孫中山在兩廣和西南地區發動的十次武裝起義幾乎沒有一次成功。盡管如此,黃興仍尊重孫中山為領袖,始終以大局為重,自覺遵從孫中山的武裝起義計劃,并為其成功而投入戰斗。在1911年廣州“三二九”黃花崗起義中,他親自擔任“選鋒隊”(敢死隊)隊長,身先士卒,帶領敢死隊員沖鋒在前,并為此受傷。黃花崗起義失敗后,宋教仁、陳其美、譚人鳳等人在上海成立同盟會中部總會,制定新的革命計劃,計劃分上、中、下三策。上策為中央革命,各省同時發動,最后一舉攻下北京;中策為長江革命,先立政府,再行北伐,攻占北京;下策為邊疆革命。宋、陳等認為上、下兩策皆不可行,只有長江革命切合現實,而長江革命重點在兩湖,而奪取武漢尤為要害。長江革命的計劃同黃興當初華興會的起義計劃極為相似,黃興自黃花崗起義失敗,也認定天下事“斷非珠江流域所能成”。當宋教仁等邀請黃興前往上海主持工作,他欣然接受,立即前往,此后他積極籌劃發動武漢起義的計劃,直至辛亥武昌起義爆發。

  黃興是辛亥革命的元勛,民主共和國的創始者。但他居功不傲,處處維護孫中山的領袖形象。武昌起義爆發后,他親自前往武昌,指揮革命軍同前來鎮壓革命的北洋軍作戰。在組織臨時中央政府時,有人推薦他擔任臨時大總統,他堅持不就,認為孫中山是中國革命領袖,大總統一職應由孫中山擔任。孫中山回國后,他在上海積極協助孫中山組建臨時中央政府,為了早日結束南北對立和清朝統治,黃興和孫中山從全局出發,積極吸收立憲派參政,讓張謇、程德全、湯壽潛等擔任臨時中央政府要職。由于張謇等是立憲派的領袖,在全國聲望很高,此舉對加速清朝封建統治早日結束、辛亥革命成功起了重要作用。為了保證孫中山當上臨時大總統,黃興在南京獨立各省代表會議上做了大量工作,為中華民國南京臨時政府順利誕生作出了重大貢獻。

  辛亥革命前后,孫黃并稱于世。這是對黃興最恰當的評價,也是對黃興為民族民主革命所作貢獻的充分肯定。但自1913年“二次革命”后,孫中山與黃興已從原來的“相見恨晚”到不得不“兩情分手”。有人說是“分道揚鑣”,這一說法不妥,一時分手是實,但反對封建復辟、堅持民主共和的“道”沒有變。宋案發生后,黃興主張用法律途徑解決,孫中山堅持武力討袁:“二次革命”失敗后,孫、黃等相繼流亡日本。孫中山把“二次革命”失敗原因歸結為革命黨人不聽其指揮,黃興對此予以保留;孫中山成立中華革命黨,要求黨員入黨時向他宣誓,并按手印,黃興不愿接受。此后他離日赴美,向愛國僑胞宣傳辛亥革命的意義和民主共和是中國的必由之路。

  1915年袁世凱悍然帝制自為,孫中山開展護國討袁斗爭。1916年6月,袁世凱敗亡。黃興應孫中山邀請,由美洲坐船回國,重新回到昔日的革命隊伍。途中,他感慨萬千,賦詩述懷:“太平洋人一孤舟,抱載民權與自由;愧我旅中無長物,好風吹送到神州。”同年10月,黃興因胃出血不治,病逝上海,享年42歲,可謂英年早逝。靈柩安葬在長沙岳麓山。當時的北京政府為他舉行了隆重的國葬以悼念他為民主革命的不朽功績。革命黨人紛紛致送挽聯挽幛,發表評論。原國民政府主席林森評價他“心思慎密、措置周詳,輔佐總理進行革命,厥功偉矣。”馮玉祥譽他是“開國元勛,目光遠大,不畏犧牲;為國為民,為萬世開太平;文武合一,今之圣人。”而國學大師章太炎,在送的挽聯中則寫道:“無公則無民國,有史必有斯人。”

  人類文明的樞紐操之于學術,而學術的樞紐則操之于史學。歷史是過去了的政治,今天的政治就是明天的歷史。“述往事,思來者”,讓我們繼承和發揚黃興等革命先賢的愛國精神,為實現偉大的中國夢而努力。

來源:民革上海市委會 作者:謝俊美 )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