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歷史回眸 > 稿件
深明大義的趙祖康
2013年08月01日

image

1989年9月2日,上海市市長朱镕基為民革上海市委名譽主委趙祖康祝壽

image

在歷史性的關鍵時刻,他們都作出了正確的抉擇,為上海的解放,為新中國的建立作出了貢獻。圖為趙祖康(前中)和武和軒(右一)、劉昌義(左一)、陸大公(后立者)親切交談

image

民革上海市委老主委趙祖康(左,任期1958.8—1987.12)、徐以枋(右,任期1987.12—1996.1)有長達整整半個世紀的合作

  賢哲趙祖康,松江人氏,交大英才,深造于美國康奈爾,專攻土木工程,潛心學問,著述等身。上海解放后,他同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以民革市委主委之尊,任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上海市政協副主席兼對臺宣傳工作委員會(今臺港澳僑委員會)主任,建言獻策,意切情殷。先生德高望重,思寬慮廣,特點是:寧靜致遠,深明大義,重踐行不尚空談。

  解放前,祖康先生任上海工務局局長。“百萬雄師過大江”加速了舊政權的瓦解。上海政要陳良、陳大慶、毛森諸輩紛紛匿逃,趙先生則“臨危受命”出任“代市長”。四天后,大軍入城,趙祖康按事先同上海警界“總領”陸大公密議,毅然在市府大樓懸出白旗,向人民表達在重大轉折關頭的抉擇。這一義舉的直接效果是,使市政當局從舊租界工部局時代以來的一切文書檔案、細軟行頭,統統完整地轉交到人民手中。

  陳毅市長高興之至,第二天即在市府小禮堂,以穿越戰火硝煙的褪色戎裝,面見市府舊員300余人熱忱嘉許,并與趙先生單獨攀談,慰勉先生“平心留任“。趙祖康以人民利益和國家大局為重,改變了“去大學教書”的念頭,在新上海的市政建設崗位上日夜辛勤,不辭勞苦。他領導工務局全員出動,精心組織,搶修和擴建了虹橋機場、江灣機場、龍華機場、大場機場及浦東和吳淞兩處海塘;鋪高了南京路、淮海路等繁華街區的低洼地段;整治了藥水弄等勞動人民聚居區的淤泥濁水;營造成當時名聞遐邇的“工人住宅新標志”曹楊新村。諸多煌煌業績,都是陳毅市長與他“面商”之后,有時是與他同車同行之后產生的合作成果。這也讓人們看到共產黨鮮明的執政宗旨、施政風格和“統戰”真諦。對解疑釋惑、凝聚人心、鞏固政權,把“爛攤子”變成“新基地”,趙先生和他的屬下是盡了心智、出了大力的。

  在參加民主黨派的問題上,趙先生也有深思熟慮。復旦教授盧于道邀他參加九三學社,他想了兩天,認為各民主黨派都是與共產黨合作的兄弟黨,加入哪個黨派為國家大局服務,當按自己的經歷和專長審時度勢而定。經誠摯婉辭得到理解,趙祖康申請加入同國民黨軍政界有著深厚歷史淵源的民革,兩年后被推選為民革市委的“領頭羊”,遂使他能與其他同輩賢達一起,凝聚和帶動一大批原國民黨軍政界同袍和工程技術財政經濟專業人士。不少“驚弓之鳥”在新舊交替的歷史大變動時期匯入統一戰線大洪流之后,能各得其所、各安家業、各享其宜、各盡職守,為人民新上海的建設,并在臺港澳僑聯誼和對外友好交往活動中,發揮了不可取代的獨特作用。

  進入改革開放新時期,趙祖康的愛國思想和大局意識與時并熾。從他常說的“大道之行,天下為公”,到“一統四化”(即祖國統一和四個現代化建設),到“為改革開放鼓與呼”,他都一步一個腳印地率先力行,使心中的“大義”化為具體的實在的行動與成果。

  筆者30多年前曾在趙先生興國路寓所拜訪,欣聞一席披肝瀝膽諍言,于今音容宛在:他拿出一疊舊上海江海防布局圖微笑著說,我是從“風雨如磐”走向“陽光燦爛”的人,和你宋同志談,上海解放那一年的二月份,經親友介紹,我就同地下黨接上關系了。這是我早有憧憬早有準備的。根本原因是,我崇尚共產黨人的風骨,景仰延安窯洞的質樸,服膺長征路上萬死無悔的為人民服務宗旨。三民主義固然是社會主義的好朋友,但“交通救國”“工程建國”的夙愿,也同樣能向“科技興國”“民生報國”過渡,核心都是“我以我血薦軒轅”。趙先生摘下眼鏡,抹一掬熱淚繼續說:“魯迅先生這一詩句,可資體現一代又一代共產黨人的理想和信念,也應當是我們這些決心跟黨走的炎黃子孫的世代追求!”

  還有兩件軼事鮮為人知。一件是:1979年元旦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臺灣同胞書》,趙先生讀后兩夜興奮未眠,大有“漫卷詩書喜欲狂”之慨。足智多謀的趙超構先生,手握煙盒式耳機向他問政:“這確實是個轉折點,但根本的東西不變,一個中國的原則不變。尊意如何?”趙祖康對曰:“是,臺灣屬于中國的原則也不變,但怎么解決‘兩岸不幸分裂’的方略可以變。轉折點,就是一個變。從長遠觀點看,《告臺灣同胞書》確實是一個大喜訊,是民族之大幸,是渡盡劫波之后的和平解決(臺灣問題)的基石,同消解‘階級斗爭為綱’的思維是一致的。”接下來,趙祖康策動民革市委機關,聯絡上海解放前夕的“國軍守門將”劉昌義、長春起義棄暗投明的鄭洞國宿將史說,以及宋瑞珂、葛敬恩等原國民黨高級將領,撰寫了多篇言之有據的對臺灣袍澤政策闡釋文稿,以談家常、報平安的語氣,解析大陸這邊的新變化、新氣象、新激流、新發展,通過當時福建前線海峽之聲電臺和中國新聞社播發后,內外反應俱佳,點旺了許多浪跡海外游子的思鄉情愫。趙祖康先生的手筆《以民族大義為重,振興中華謀大統》,同當代名宿周谷城、劉靖基先生大作一起,獲得了“全國好稿評選”一等獎,為生機勃發的上海添綴了殊榮。

  另一件軼事是:“趙主委喜歡咬文嚼字。”這是民革市委機關的幾位“文膽”,親口對筆者說過的“悄悄話”。宣傳處長沈慕庚說:我們趙主委審讀代擬稿,認真細致,非同尋常。八個民主黨派后面,一定要加工商聯,提到民主黨派不能漏掉無黨派人士。特別是,如果發現沒提黨的領導,他心里就不暢快,總要我們想辦法補上,還關照“盡可能用事實把觀點講順”。趙主委認為,在中國,尤其是眼下的中國,改革開放鴻猷初展,潮流涌動百舸爭流,難免泥沙混雜五音竟叱。處此關頭,更應心明眼亮、思深慮廣、寧靜致遠。在一次專題研究民革組織及同仁如何與海內外黃埔軍校同學會及老同學交往,或共同配合開展有關紀念活動時,筆者也親聞趙先生說過:“‘國家至上,民族至上,統一至上’是臺灣黃埔會的宗旨,自有它的道理。但我們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主要是方針政策的領導,這是大義之中的大義,也是至上之中的至上;即使有的場合不講,心里也得明鏡高懸!”統戰部長張承宗聞之盛贊:“說得好,趙老深明大義!“

  

  (作者曾在市委統戰部、市政協任職。現為上海市人民政協理論研究會常務理事)

作者:宋立桐 )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