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回眸 >>文史資料 > 稿件
也談辛亥百年“疑事”

  《上海民革》2015年10期,刊登了田伯亮《打響辛亥第一槍者誰》一文。首義第一槍到底是誰打的?長期以來,此事在民間確實多種說法,爭論不休,自然三言兩語是說不清的。

  辛亥武昌首義是湖北革命黨人蓄謀已久的事。但對全國民眾來說又比較突然,因為同盟會領導孫中山、黃興始終是把起義重點放在沿海地區,并沒考慮在湖北舉行武裝起義,同盟會骨干大多也聚集在廣東地區和江浙滬一帶,同盟會中部總會就設于上海。

  1911年3月29日廣州黃花崗起義失敗。武漢地區革命黨人,經過多次協商,9月24日以蔣翊武為首的文學社和孫武為首的共進會舉行大會,組成“起義聯合總指揮部”。公推蔣翊武為總指揮,孫武為參謀長等組織機構,劉復基作了《人事草案》和《起義計劃》的報告。《起義計劃》共有九條,其中第二條:熊秉坤為工程營總代表,負責占領中和門內的楚望臺軍械所。起義時間則初步定在“中秋節”,國旗與軍棋定為九角十八星旗。

  在組建起義聯合總指揮部時,劉公、孫武、蔣翊武都表示自己能力有限,無法擔此重任。居正建議,到上海去請黃興、宋教仁來主持大計,名義如何,以后再定。劉公、孫武、蔣翊武不但表示贊成,還提議居正、楊玉如為代表前往上海促駕。

  起義在積極的準備中,革命黨人既興奮又緊張地度過每一天。居正、楊玉如即赴滬請黃興、宋教仁主持大計,因黃興在湖南籌備革命工作,并電報孫中山,遲遲沒有結果。武漢地區革命黨人決定不再等候,多種原因起義之日幾經改變,最后定在10月16日,并由李鵬升負責,在草湖門外塘角縱火為信號舉行起義。

  10月9日下午4時,孫武在漢口俄租界寶善里14號制造炸藥時意外爆炸,孫武嚴重受傷被送醫院。來不及撤退的革命黨人和沒有及時轉移的文告、旗幟、名冊、炸彈等,被隨后趕來的俄巡捕逮捕和查繳,武昌起義秘密暴露,起義導火線被點燃。為防止黨人更大犧牲,起義計劃被破壞,孫武在醫院對鄧玉麟說,請快去找到蔣翊武、劉復基等商量立即提前起義,越快越好。據記載,蔣翊武擬定了起義第一道作戰令共有十款十條,其中第三條為:凡屬步、馬、炮、工、輜等軍,聞中和門外炮聲,即各由原駐地拔隊,依下列之命令進攻:甲、工程第八營①(即熊炳坤、金兆龍發生“第一槍”所在之部隊),以占領楚望臺軍械庫為目的。

  辛亥武昌首義涉及夏口(漢口)、漢陽、武昌三鎮,是多兵種大范圍的起義,自然會出現許多“突發事件”,所謂“第一槍”就是歷史留下談論最多的事情。事發第一槍的過程并不復雜,第一槍也并非是起義成敗的大事。

  第一槍到底是誰打的!官方自有定論,而且事實清楚。辛亥革命勝利后,國民政府成立,曾授予程正瀛②一等功臣和“首義第一槍”金匾,證據如山,無法否定。

  那么,熊炳坤③的“熊第一槍”稱號如何而來?是孫中山肯定的。1914年某日,在孫中山寓所,有人談起武昌首義發難一事,熊炳坤也在座。孫中山指著熊對大家說:“這就是打第一槍的熊炳坤同志。” 1919年,孫中山在上海為某報撰國慶賀詞,開頭即說:“今日何日,此非我革命同志熊炳坤以一槍發難之日乎?”

  武昌起義時孫中山并不在國內,黃興事前曾發電報給孫中山,可孫中山收到但沒有拆開看過,自然也不知道湖北革命黨人會舉旗起義。孫中山又憑何肯定熊炳坤是“第一槍”?據說,是居正向孫中山匯報的,但居正在上海沒有參加起義。田桐作為同盟會中部總部人員,隨黃興、李書城在起義后到達武昌,是黃興陽夏保衛戰的參謀。

  雖然也有人認為“第一槍”是金兆龍④所為,但可以肯定金兆龍是事關“第一槍”的引發者無疑。

  2011年辛亥百年紀念,國防大學某教授曾在央視軍事欄目《百戰經典》中談到,武昌首義中程正瀛打的是“軍事上第一槍”,熊炳坤是打的“政治上第一槍”。

  我認為這教授的提法恰到好處,無需爭論,最重要的是辛亥革命武昌首義,體現了當年革命黨人的愛國主義精神。

  注:

  ①工程八營內共有革命黨人二百多人。

  ②程正瀛:湖北武昌(今鄂城)人,共進會會員,工程八營革命軍大隊部參議。

  ③熊炳坤:湖北江夏(今武昌)人,共進會會員,工程八營共進會營代表,革命軍大隊長。

  ④金兆龍:湖北黃崗人,共進會會員,工程八營,革命軍第二正隊副隊長。

作者:孫吉森 )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