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回眸 >>文史資料 > 稿件
宋氏三姐妹“回家團聚”

1929年9月,宋家在東平路宋美齡寓所合影。中坐者為倪珪貞;后排左起:宋子良、宋美齡、孔祥熙、宋藹齡、宋慶齡,右為宋子安。

  宋藹齡(1889—1973)、宋慶齡(1893—1981)、宋美齡(1898—2003)是20世紀中國最著名的宋氏三姐妹,宋藹齡做過孫中山秘書,宋慶齡是孫中山夫人,宋美齡則嫁給了孫中山在廣州蒙難之際最為倚重的武將蔣介石。

  為隆重紀念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由新民晚報、上海市孫中山宋慶齡文物管理委員會主辦,上海新民傳媒有限公司、上海孫中山故居紀念館、上海宋慶齡故居紀念館、中華人民共和國名譽主席宋慶齡陵園管理處承辦,世界大同文創股份有限公司協辦的“她們·風華絕代宋氏三姐妹特展”,于2016年4月28日至7月24日在上海朵云軒藝術中心展出。

  本次特展是全球第一次匯聚海峽兩岸和美國的宋氏三姐妹文物,揭示三姐妹手足親情、愛國熱忱的主題展覽,它以一種特殊的方式讓宋氏三姐妹“回家團聚”了。

  上海是宋氏三姐妹的成長地。她們的父親宋耀如是孫中山最早的同志和朋友,被其稱為革命“隱君子”。1894年,宋耀如從上海飛函孫中山,促使其發動了辛亥革命第一役——廣州起義。廣州起義失敗后,孫中山開始了他的流亡生涯,而他每次秘密來滬,則必住在虹口宋宅。宋耀如是基督教牧師,他在虹口宋宅地下室設有印刷廠印刷《圣經》,同時也印刷宣傳革命的秘密小冊子。宋氏三姐妹在童年時代就知道革命,知道有革命運動,她們被父母告知切不可向任何人提及此事,也被禁止拿宣傳革命的小冊子。跟隨父親的腳步,宋氏三姐妹先后投身于孫中山所開創的民主革命事業,但是因為政見不同、立場不一,她們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1929年5月,為抗議國民黨違反孫中山的三大政策實行“清共”而旅居海外近兩年的宋慶齡,為參加孫中山奉安大典回國。奉安大典結束后,她在兩個弟弟子良和子安的陪同下乘坐火車回上海,于6月2日晨5時55分抵達上海北站,車站上懸掛著“歡迎宋慶齡先生回國”的標語,上海各界數百人列站前迎接,宋慶齡母親倪珪貞亦偕眷屬到火車站親迎愛女。其時恰逢國民黨三屆二中全會即將于6月10日在南京召開,于是6月9日晨,宋美齡專程由寧抵滬,準備迎接宋慶齡去南京參加會議,但遭到宋慶齡拒絕,當晚宋美齡即與孔祥熙匆匆同車返回南京。

1938年,宋美齡領導漢口婦女為抗日戰士縫制征衣。

  宋慶齡在滬居留期間,7月10日,中東路事件爆發,張學良違背《中蘇協議》以武力奪回中東路,國民政府予以全力支持。8月1日,時值國際反戰日,宋慶齡打電報給“國際反帝大同盟”,將南京政府支持張學良謂之為“反動的南京政府”與“帝國主義分子勢力”相勾結,并痛罵蔣介石是“反革命的國民黨領導人”。這份電報被印成傳單散發。蔣介石于8月7日到滬,原準備登門拜訪宋慶齡的,但是在看到傳單后,他非常氣憤,于10日轉派戴季陶赴宋宅見宋,當面責難宋違背黨紀、丟政府和民族的臉,結果遭到宋的激烈反駁,并怒斥國民黨政府是帝國主義走狗。蔣介石聞訊后,在震怒之下,寫了一封措辭同樣激烈的信回罵宋。宋子文于8月22日從南京趕回上海,設法消弭蔣介石和宋慶齡之間的矛盾,但由于他夙主擁蔣,兄妹間意見亦極相左,結果宋慶齡依然復于9月去國游走。在宋慶齡再次出國之前,宋家人在東平路宋美齡寓所團聚并留下合影。9月21日,宋藹齡和宋美齡前往中國輪船招商局北棧碼頭,為宋慶齡送行。

  1940年3月,久未在公共場合一同露面的宋氏三姐妹高調地一同出現在香港飯店。隨后三姐妹聯袂訪渝,成為中國有力的團結抗戰之象征。

  宋氏三姐妹最終天各一方。繼1944年宋藹齡離開大陸,1948年宋美齡離開大陸之后,宋慶齡與她們余生再未相見。

  與親人分離幾十年后,被宋慶齡視同家人的林國才曾經從宋美齡摯友處拿到一張宋美齡的近照,回到北京時交給宋慶齡看,宋慶齡仔細端詳,口中不斷地說:“我和三妹很久沒有見過面了。”她眼睛里含著淚花,拉住林國才的手說:“真的謝謝你。”隨即將相片放進口袋。

  對宋慶齡而言,與親人團聚是她生前的遺愿,她曾不斷地通過第三方渠道和海外親人聯系。1957年,宋慶齡致函宋藹齡,“如果你不馬上回來的話,我們都將變得太老了。”宋藹齡收到信后異常激動,于2月14日回復說,等自己白內障手術視力恢復后盡快回來看她,并說“我心里時刻都在牽掛著你,并且希望有朝一日,我們還能像以前那樣在一起。”但是政治分歧對親情的傷害是巨大的,宋藹齡始終都沒有回來。親情的力量是巨大的,思念之情始終橫亙在宋氏手足的心頭。

  1962年,一份宋慶齡手書的關于母系倪氏一族系徐光啟后代的倪氏家史,輾轉經由臺灣歷史學家張其昀之手送達宋美齡。宋母倪珪貞的母親是基督教在華“三大柱石”之一、明代內閣大學士徐光啟的后代,出生于上海徐家匯徐氏老宅,在太平軍攻陷上海時,被迫舉家逃命,遺失了很多徐家祖傳寶物。徐女后嫁給基督教倫敦會天安堂牧師倪蘊山,被稱為倪氏,她與倪蘊山育有二子三女。倪家尊奉基督教男女平等的教義,倪家三姐妹不僅同男孩一樣享有學習的權利,而且接受的均是新式教育,在上海開埠后的第一所新式女子學校裨文女塾就讀。宋耀如對倪家的這段家史甚是驕傲。1962年恰是徐光啟誕辰400周年,這也許是宋慶齡于該年手書這段光榮家史的促因。除了送往海外的這份,宋慶齡還另外手書了一份交保姆李燕娥保存。宋美齡收到宋慶齡手書家史后將其復印,從臺灣寄給了在美國定居的宋子文。在這份家史上,宋慶齡告訴海外家人:“徐家匯的地名尚且依舊,但是為紀念我們的祖先而建的寺廟(應為墓園,即今光啟公園。“文革”期間,部分墓地被占用,曾經于1957年修復的紀念設施亦遭破壞,經過1978年和1981年的兩次修繕,現已恢復原貌。——筆者注)已經變成了一個公社,由我們的祖先開創的徐家匯天文臺(誤。徐家匯天文臺是在徐光啟去世100多年后由法國天主教耶穌會在徐光啟墓附近建立的。——筆者注)還保留著。”最后,她特別記上一筆:“請讓Yellow boy和John(應為宋子安和宋子良——筆者注)記住上述歷史。”收到宋美齡寄來的宋慶齡手書后,宋子文和小弟子安一起去大姐藹齡的豪宅做客,回到自己家中后,他復信給妹妹美齡說已經各復印了一份寄給自己的三個女兒,“讓她們和她們的孩子知道他們杰出的祖先是怎樣的人”,在這封信上,子良和子安均留言表示自己已看過這份家史。在這封信中,宋子文還在幻想美蘇古巴導彈危機升級以讓他有重回故土的可能,但是他的幻想很快就落空了,美蘇關系不僅迅速緩和甚至有所升溫。

1940年4月3日下午,宋氏三姐妹視察重慶第一兒童保育院。

  1971年4月,宋子文突然在美去世,宋美齡和宋藹齡在得知宋慶齡可能來美時便臨時打了退堂鼓,結果宋子文的葬禮三姐妹誰也沒有到場。1973年宋藹齡在美去世,她回來看二妹的諾言永遠沒有辦法兌現了。

  1979年以后兩岸關系有了松動,宋慶齡又開始積極與親人們聯系。她請楊孟東幫她打聽在美親人們的情況,她與子安的遺孀取得了聯系……在生命的最后關頭她仍惦記著三妹,希望三妹能回來看她。她在病榻上告訴陪伴她的人:“如果美齡來了,覺得住在家里不方便,可以安排她住到釣魚臺去。”面對二姐的親情呼喚,三妹卻始終都沒有回應。不是她不愛二姐,二姐病重她為之祈禱,二姐去世她為之傷心落淚,是政治分歧在地理上割裂了她們。

  今天,征集自海峽兩岸和美國的300余件宋氏三姐妹遺物、文獻和照片一同在上海展出,讓宋慶齡實現了姐妹們“回家團聚”的愿望。

  (作者系民革市委理論委委員、徐匯區委黨員,市孫中山宋慶齡文物管理委員會業務處副處長朱玖琳)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