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回眸 >>文史資料 > 稿件
憶抗戰中我所經歷的兩次國共協同作戰

  1938年秋,國民黨八十九軍三十三師參加了臺兒莊戰役之后,繼續支援武漢會戰,半途受命,停止前進,說是武漢已陷。我師即就近駐在江蘇沭陽之顏集、王集一帶整裝待命。時我在三十三師任參謀長。

  7月間,我三十三師九十七旅兩個團(一九四團和一九七團)在穿城附近,進行對抗演習,到雙方短兵相接之時,忽遭占我宿遷、大新之日寇山本部隊的襲擊。日寇以為我軍向其攻擊,因而傾全力向我演習部隊包圍襲擊。我軍即奮起回擊,激戰至深夜。忽敵軍槍口向后射擊,繼而有向兩側后撤之勢。我一九四團即乘勝猛追,終于將日寇擊潰,敵狼狽逃竄。在戰斗過程中,我們發現有牽制敵人的友軍,但待我派員追上探詢時,已無蹤影。

  后我三十三師九十七旅旅長姜云清奉命率本旅一九四、一九七兩個團東渡沭河轉移,向師部靠攏。日寇獲悉后,即集中兵力于我渡河之時加以襲擊。此時,一九七團已基本過江,但團長劉振璜仍在沭河中央。我即命部隊集中火力,隔河猛轟以為掩護。但劉團長所乘大木船未及靠岸,竟被日寇炮火擊沉,劉振璜團長及船上官兵壯烈犧牲,無一幸免。但奇怪的是,日寇不再向我射擊,反而向后倉皇逃竄。我劉團因而得以安全退守東岸。當時,弄不清楚是何部隊襲擊日寇側背而迫其逃竄。

  1939年元旦,三十六師師長董劍來看望我師師長賈韻山(董、賈同為黃埔一期同學),談起1938年秋那次遭敵襲擊之事,董韻山師長講,他得到三十三師一部被敵圍攻之情報,正擬派部隊救援,旋又得悉有八路軍劉瑞龍將軍率領游擊隊前往解圍,并已將日寇擊潰。此時,我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得到了八路軍的支援。

  1939年夏天,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我與劉瑞龍將軍邂逅相遇。我對劉將軍牽制敵人,使我軍得以僥幸脫險,致以衷心的謝忱。彼此談了當前的抗戰形勢,和抗戰前途的關鍵。劉將軍談到了毛主席《論持久戰》的單行本,“我設法送給你看看,必有所悟。”旋又談到國共矛盾問題,我說兄弟鬩墻,隨時可以化干戈為玉帛。我倆一致認為,而今外敵當前,國共兩黨應攜手合作,一致對外,為民族為國家而短接奮斗。我們互相表示,今后一定互相協同對日軍作戰。

  1939年冬,我任三十三師九十七旅旅長。我率兩個團駐扎沭陽之秦家圩子、雙窯、窩溝一帶。一日,忽接情報,獲悉有新四軍部隊被日寇包圍,后又接到新四軍魯蘇邊區辦事處處長劉瑞龍將軍的告急電,說有部隊在沭陽錢集被日寇包圍襲擊。救兵如救火,我即率一九四團和旅部一個特務排,以野外演習為名,命令以章集附近發現敵蹤為假想,連夜兼程輕裝急行軍搜索前進。到達章集附近的王家圩子,即發現敵人正與友軍酣戰。我即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內外夾擊,對敵發起進攻。劉瑞龍將軍亦率援軍隨后趕到。我們取得聯系后,即分左右兩翼向敵猛攻,將敵軍分割成兩段。激戰到凌晨,敵人的槍聲漸疏,原來是中了劉部的伏擊而亂作一團。我和劉部分途攔截和追擊,敵寇四散潰逃。大家都說打得太漂亮太痛快了。

  抗戰時期,我親身經歷的這兩次國共兩黨軍隊的協同作戰,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者:陳慷 )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